当前位置: 主页 > M鲜生活 >为什幺出版业会崩盘?有救吗? >
为什幺出版业会崩盘?有救吗?
2020-06-15

为什幺出版业会崩盘?有救吗?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上周本专栏独家发布了台湾出版业五年来近乎崩盘的财政部统计:

合计五年来的衰退率总共是惊人的三八点二五%,接近四成,本来有一百块生意的,现在只能做六十二块。

我们从民国九十九年的产业高峰三六七亿,滑落到一〇三年让人吃惊的二二七亿元。一百四十亿元的产值凭空蒸发。上一次我看过能有这样的产业大衰退,是在上个世纪末的音乐产业上。

每个人都在问为什幺,还有人抱怨我只提供数据却不提供解释,言下之意好像我是故意隐瞒了某种应该公布的机密——如果我那幺神通广大就好了。

在没有更多数据之下,面对这种事情所作的解释,大部分都只是作作文,每个人都只能按照自己觉得有关的事情加以发挥,用想像描述因果。这是为什幺我在上周根本没有提到解释的原因,因为我连怎样作作文都还没有头绪。

真要找到产业崩盘的原因,我们需要相应五年来的分领域细部变化、阅读率调查、购书习惯追蹤,才有办法理解是供给面出了问题,还是需求面所致的萎缩。没有这些长期调查的资讯,我们只能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比对其他动态数字,例如经济表现(跟经济成长率相关吗?)、股市(跟股市指数起伏一致吗?)、国民所得、出生率、就业率、台币汇率……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组数字的波动状况跟我们的五年衰退率接近,或者在趋势上可视为领先指标。没有。(国际原油价格这一年倒是率退得很严重,难道……)

只除了黄汤姆提到的:「若要提出一个与这五年波段最吻合的一个对照指标,我猜有一个:使用脸书人口。」也就是读者阅读模式,从纸本转移到了线上。

这在总体趋势上确实是吻合的,但这无法解释为什幺全世界的读者都转移到线上了,却只有台湾的图书产值衰退到这种程度。以我不精确的印象所及,美、英、日几国虽然图书产值也日见下滑,但速率低得多,不到我们的二十分之一。要解释台湾独特的崩坏,我们还需要其他条件。

有什幺条件是美英日皆有,而台湾独欠的呢?以我所见至少有两端。
一、活跃的电子书市场

美英日儘管出版市场衰退,但他们皆有活跃的电书市场作为弥补,儘管电子书无法百分之百补回纸书的损失,但至少是一种够份量的弥补。而台湾电书市场完全无法补充读者转移阅读模式以后遗下的市场空缺。

二、活跃的线上阅读社群

在线上,美英日甚至中国都有非常活跃的阅读社群,分享书、推荐书、评论书、看书、聊书,传递所有关于书的讯息。读者虽然转移到线上,但线上人有强大的讯息提醒、催促你最近有什幺书好看、有什幺书好读别错过。

而在台湾这种阅读分享平台基本上是不存在的(谁还记得羽毛、松鼠窝?)。

这两点都是活跃在线上的解决方案,儘管读者转移到线上,但一边有电子书跟上提供数位化的产品,另一边利用线上的力量推广书。这样即使读者转移,阅读的动力和机会也不会消失。而台湾现在的问题正是,读者来到线上了,却发觉没有替代方案,也没有人利用新环境的新力量。

多年前我描述音乐产业的崩坏时,很庆幸说还好图书业没有上音乐产业的路,不过现在看起来,音乐产业顺利转化了经营型态产生新的商业模式,而台湾的出版产业,现在面临空前的读者行为转移,我们却没有新的商业模式配合,只留下巨大的市场空洞。

有人说掉到这种程度,应该掉无可掉了吧?但我们若以音乐产业的先例看,实体产值每四、五年就折半,折了多久呢?答案是无休无止,一直掉到剩下一成。图书业理论上不会那幺可怜,因为音乐的数位产品替代性太高,而目前在线上替代纸书的产品还不够充足。但谁又能保证未来呢?

现在如果不跟着读者去他们熟悉的地方做生意,我恐怕更凄惨的衰退还未到来啊。

最后稍微谈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事情会变成怎样?

首先产值掉了近四成,但营业家数始终维持在一千七百余家没什幺变化。而依照国图的ISBN统计,书种衰退率只有小小的一点七%。这意味着更少的营收分配在接近的书种上,亏损的书种必然大幅增加,原先能卖三千册的书,现在只能卖一千八;原先能卖二千的书,现在只剩一千二百册。

这将带来另一个新的后果,出版社将重新追求更低的印前成本的书种。我可以预测的是: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oozrboy

(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鼓励老猫的出版研究,请到老猫的脸书按讚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