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M鲜生活 >从SoLoMo谈MobileInternet的一些想法 >
从SoLoMo谈MobileInternet的一些想法
2020-06-17

从SoLoMo谈MobileInternet的一些想法

最近 SoLoMo算是网路趋势的新显学,三股力量之间当然有交互作用,但是我个人觉得,Mobile 扮演了一个类似像是「基础建设」的角色—当网路随身时,不仅加强了 Social 的黏力,也让「适地性」的 idea 得以有更好的发挥。

在这里想问 Inside 的朋友们一个问题「你为了 Mobile Internet花了多少钱?」用“钱“当然是一个比较简化的说法—因为也许不是只是 3G 月费的问题,还包含了“ 要準备几个 3G 门号 “、“ 如何取得公用 Wifi 帐号 “、“ 哪些设备要随时连网 “、“ 除了 3G 之外的行动网路选择 “…等需要烦恼的事。

先说说我自己的情况,我有 2 个 3G 门号,其中一个还同时包含 Wifi 帐号的费用,两个门号的用法是一个直接装在 iPhone 4 里,另一个原本是装在 3G 转 Wifi 的网卡中,现在改装在 iPad 里用。这当然是为了维持我几乎任何时候透过任何我所拥有的设备都能连上网路的需求,所以我花费了两个 3G 吃到饱的月费,以及中间由 3G USB 网卡、3G 转 wifi 网卡等等的设备投资。我想每位朋友的情况或许不同,但是可以推想,在目前台湾 free wifi 仍未普及且在费用/设备成本考量之下,行动网路相关体验除了少数人愿意投资一个以上的 3G 门号之外,应该还是以智慧型手机为主,延伸到其他设备。而根据「ANYWHERE:引爆无所不连的随处经济效应」一书中所发布的统计: 在美国,随处联网族佔比约 5%、插头族约佔 15%、数位宅男女约 19%、科技迷约佔 22%、类比族则佔 40%。当然我想这个比例应该在这一年中起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仍值得参考不同族群间的大致佔比。

下一个问题是针对网路创业者或者相关工作者问的「你觉得你的 Target User 在运用行动网路上的现况/限制如何?」

这个问题想要提醒的是,我们自己也许因为身在业界当中,也习惯了自己以及身边的同事/朋友在网路甚至行动网路上的重度使用情况,但是未必我们的目标使用者的状态也都和我们一样。也许你觉得用 3G 手机、行动网路吃到饱已经很普遍,但是实际的情况呢?而是否要投资在 Mobile app 的开发、希望藉此对你的目标使用者产生什幺样的“拉力“,这都是需要去评估的。

再问一个问题「出门在外,你会愿意分享你的 3G 讯号给身边的人使用吗?」,我常会想会不会有一天有人会做这样的事,向身边使用 iPhone 或 Android phone 的陌生人说「不好意思,可以跟你借一下频宽吗?」

以上的问题的答案与一个也许很 SoLoMo 的 idea有关 — 假如有一个 LBS 服务是设计让 Check-in 的人可以做两件事—透过 app 登录自己「愿意分享自己的 3G 频宽与预计停留时间」,或是搜寻附近「愿意分享自己行动网路的人」而作为两者间媒合的工具。也可以加上“游戏性“或是社交化的设计—常同时出没在某地的人们互相因为分享网路而结交。

如果真的有人做出来,我会用的。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新闻